顾梨泱

心底温柔是李

Take me home


假如你不是Queen

出走半生,他仍将你寻回

先虐后甜,微R

当Lina 711w号游轮抵达卡萨布兰卡港口的时候,已经是我离开恋语市的第二载了。薄黑色烟雾在巨大的烟囱口缭绕,随着三月微凉的风逐渐消散于空际。我拢了拢风衣,站在甲板上眺望码头熙熙攘攘的闹市,穿着深棕色围裙的胖商贩正在热情地招呼客人,头发花白的瘦高老人正在拥抱一个刚从游轮上飞奔下来的少年……
“嘿,宋~”
我回过头去,基尔巴特船长正在出口处向我招手。我笑着向他挥挥手:“船长先生,您要回家吗?”
“是啊,我的女儿Lina正在等我回家帮她庆祝生日,see you~”
“see you~”我摆摆手道别。

我来到一家叫Rick的旅馆,打算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我的房间在三楼向南的一间屋子,推开拱形的窗户就能看到窗台上满满栽植的天竺葵。我迎着阳光深深呼吸,贪婪地汲取着一丝微薄的温暖。天空蔚蓝如洗,和远处的海融合,真是个美妙的地方。我打开行李箱,小心翼翼取出VCR,整理好器材,打算休息好了就开始这座城市的拍摄。
这两年,我走过了很多很多的地方,在冰岛的雪地里泡过温泉,探访过路德维希二世的新天鹅堡,也到过日暮里的西西里岛……每到一座城市都会拍一段当地的纪录片,作为公司新的节目。这些纪录片并不会标明拍摄地,只等观众自己在观影过程中发现,有些地方很多观众去过,有些地方很难猜出,意料之外的每一期的评论区都很火爆。喜欢每天入睡前打开laptop浏览节目的留言,一些很小众的地方很多人提问地名,我都笑着略过从不回答,也会有些观众会去解答,我也从来不置可否。这其中有一位叫Kaiser资深观众的观众几乎每一期都能正确回答出,获得了很多点赞。
打开邮箱,有一封安娜的邮件,点开,是关于公司的近况,信末又叮嘱我这里治安不好,不要去沙漠拍摄。我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放弃沙漠和夜里的银河。第一天,我花了120迪拉姆参观了Bahia Palace。 这座建于16世纪的皇宫是摩洛哥少数对外开放且保存完好的皇宫之一:皇宫深藏在老城的小街道里,外表平淡无奇,里面却别有天地,房间华丽、中庭、喷泉、花园小巧但很精致。巴西亚皇宫据称是摩洛哥最古老的皇宫,宫内的房间数量多达三百个,后来的国王在修建新皇宫时从这里拆走了不少建材,使这座皇宫变成了断壁残垣。皇宫除了拥有大量房间外,还有面积庞大的庭院、泳池以及地牢。逛了一天,虽然很累我还是强打着精神将片子剪好上传到平台上。随后的几天我又去了菲斯老城和博物馆等地,整理好片子,我将器材收好,打算明天离开这里。晚上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想不出下一站目的地,无奈只好翻出地图和飞镖打算佛系选一个,背过身将飞镖反手掷过去,却听到“咚”的一声,飞镖打到地图外的墙上反弹到地上去了,手残……
既然这样,那就多待一天吧,躺会床上,觉得放松了一些人就模模糊糊地陷入梦里去了,梦里灯火辉煌,星河酒店的宴会厅里,觥筹交错,人声鼎沸,喧闹吵得人异常烦躁,我仰头喝下手中整杯martini,提着巨幅的黑色裙摆走到露台上,稍稍远离了那个喧嚣的所在,心头的烦躁却仍是抑制不住,翻开手拿包,找出打火机点燃一支 Black Menthol,迷离中清冽的薄荷混着烟草的辛辣气息吸入肺腑……不知什么时候,里面开始放起舞曲,我背靠在阳台的护栏上,隐匿在夜色里看到李泽言将手伸向那个粉裙的少女,我的心突然不可遏制地疼痛起来,我还记得那只手的温度,他也曾这样温柔地揽着我的腰肢在水晶灯下共舞,那是我学会的第一支舞,跳得不甚熟练,李泽言却带领我流畅地舞完全场……只是现在他不属于我了,从他高兴地告诉我他找到了他一直想找的人那一刻。我想命令自己移开视线,却无法控制自己,强撑着转过身,眼中蓄满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滚落,掉进露台下的泳池。众人皆欢庆,唯有我似乎是来参加一场葬礼,祭奠的是我的心。整理好情绪,我远远绕着舞池离开了屋里,泳池边空无一人,我脱下脚上那双J家的细高跟,赤足走在泳池边的水磨石上,裙摆滑落指间似要掉入水池,我伸手去揽,却不慎将手上的鞋子掉入水中,我着急地伸手去够,那是我最喜欢的一双鞋,出自李泽言的手笔。或许是由于酒精的作用,我站立不稳,一下子跌进了水里,挣扎着想要回到岸边,巨大的礼服裙浸水后却无比沉重,冰冷的水没过我的躯体,拜托啊,这什么酒店,游泳池为什么这么深……
我惊叫着醒来,额际全是冷汗,再去洗过澡以后就再也没有了睡意,辗转反侧,还是起来算了。推开窗,看到月光下的这座城市,宛如童话。被这异国的夜色蛊惑,我不禁想要出去走一走,穿好衣服套上鞋子,走入夜色后就开始后悔,身后似有似无的人影令我心惊胆战,慌乱间跑进了街角的一家酒吧,坐在里酒保最近的吧台边才稍稍安心,要了一杯酒,撑着下巴。舞台上歌手正在深情地吟唱。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watching Casablanca
Back row of the drive in show in the flickering light
Popcorn and cokes beneath the stars became champagne and caviar
Making love on a long hot summers night
I thought you fell in love with me
watching Casablanca
Holding hands 'neath the paddle fans in Rick's Candle lit cafe
Hiding in the shadows from the spies Moroccan
moonlight in your eyesMaking magic at the movies in my old chevorlet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But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I guess there're many broken hearts in Casablanca
You know I've never really been there
So I don't know
I guess our love story will neverbe seen on the big wide silver screen
But it hurt just as bad when I had to watch you go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But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But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
我的心突然就不受控制地悲伤起来,在这样一个朦胧的月夜,在异国的酒馆,它突然很想回家。可是回不去啊,记不清喝了多少酒,流了多少泪,我将脸埋进臂弯,胃里火辣辣地疼,脑子却很清醒。恍惚间肩膀上多了一些重量,我抬起头看到肩膀上多了一件衣服,转过视线,却看到了我梦里出现了无数次的脸,呵~我又做梦了……
只这一次的梦异常地清晰,以往模糊的面容变得这么分明,我甚至看到他眼睛里映着的光芒。我小心翼翼伸出手,想要触摸却又害怕这只是镜花水月一场。
“李泽言,你又来梦里了,你知道吗,我很想念你……”我流着泪和着歌手哼唱着他的歌: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曲终散了,我结账离开,梦里的李泽言依旧跟在身后,我跌跌撞撞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走着。肩头的衣服不小心滑落,我打了个寒战。下一瞬,被搂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来接你回家了,再也不要一声不吭离开我好吗?”耳畔响起我朝思暮想的声音。
我茫然抬起头,喃喃自语:“果然酒醉得越厉害梦境越真实呢……唔~”话没说完唇就被眼前的人堵住了,来不及惊愕,口腔里就被这人的舌侵占,似乎要品尝我嘴里酒精的余味。真好,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堕落,竟然在这样的梦境里沉沦……大概是我太冷了吧,我紧紧回拥住他,在他狂热的吻里伸出舌尖回应他,他愈发用力地和我纠缠。
街边传来路人暧昧的口哨声,我恍惚地恢复一些神智,意识到我眼前的李泽言确确实实是真实的,突然就放声大哭起来,李泽言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抚摸着我的背,将我抱得更紧。
仿佛要将这两年的委屈全都宣泄出来,我哭到脱力。李泽言抱着我将我安置在他黑色林肯越野车的副驾上,车停在海港附近的马路边,白天的繁华落尽,此刻空无的海滨只有我和李泽言。他握着我的手静默,夜风送来海水淡淡的咸腥味,耳畔微有远处海浪拍打岸石的声音。
“你这样过来找我,那她怎么办?你不是,找了她很多年吗……”我努力平静下来问他,其实很想知道这两年发生的事。
李泽言缓缓地说道:“我的命是她救下来的,在那些没找到她的年里我一直耿耿耿于怀,可是后来找她之后我才发现,我心甘情愿给她全世界,可是给不了她我的心,我也庆幸终于把她送到了她想去的地方。”为了帮她和Ares,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而我的心,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有个冒失的笨蛋一声不吭将它带走了,午夜梦回,我这里总是空空荡荡。”他将我的手掌拉近他胸口贴着,感知着他的心跳。
“抱歉让你流落这么久,你愿意和我回家吗?我的心肝。”
他灼热的唇吻住我的手心。
我流着泪吻他,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急切地胡乱亲着他,贪婪地汲取他的温暖。他抱过我坐在他腿上,深深地吻我。
压抑了两年的情感终于爆发,我们都不想再克制了,我没有章法地抚摸他的身体,不耐地扯开他衬衣的扣子,而我的长裙下早已没有遮挡,光裸的大腿贴在他的腰腹两侧,他拉开裤子的拉链就想要进来,我急忙直起身子面红耳赤道:“套……”
他一把拉下我,直直冲了进来,喘息道:“不需要了,天亮就去领证……”疼痛令我再次哭泣,他停住动作,温柔地吻去我的泪珠,缓了许久,见我平复了才又继续,伴着海浪声和他失控的喘息,我在颠簸中无比真切地感受着他的存在,这些年的空白都被他填满……
云层飘来挡住了星星的眼睛,不让它们偷看我和李泽言不知羞涩的失控一夜。他放平车座将我搂在身下欺负了一夜,直到朝阳光芒万丈地升出海面。海边不知名字的树上大朵火红的花朵在霞光的映衬下无比灿烂,这样的季节,虽身处暮冬,伸出指间的时候,却仿佛可以触碰到即将到来的暖春。”


评论

热度(15)